首 页   |   新闻焦点  |   技术园地   |   速查资料   |   暗黑文学   |   下载中心   |   论 坛
论坛用户名 论坛密码  

|  新闻焦点  |   |  技术园地  |   |  速查资料  |   |  暗黑文学  |  
|  暗黑文学>>>原创文学>情人节快乐 打印
情人节快乐
www.D2CN.com   2003-6-24



  “喜欢火么?”

  嘭的一声,从她手心弹起一个小小的火球,在空中猝然爆裂开来。

  这着实吓了我一跳,正当十分懊恼之时,看见她顽皮的笑脸,我终于又忍下怒气。但我无法不介意,因为我还记得彼时彼处,那个雇佣兵首领说过的话:

  “如果你真的急需——那边,还有个没人要的火箭手。”

  的确如此,在这个力量与魔法的世界里,谁都知道,冰魔法才是最好的。而这些雇佣兵中,又以冰箭手名满整个大陆。只有冰,才能冻结伸向你的罪恶之爪,给你争取宝贵的一瞬时间,能全力施展出最得意的绝艺。火,算什么东西?或许这类魔法也曾经在这片大陆上辉煌过,却在漫长的岁月和不断的拼死格斗中被慢慢冷却下来,直到遗忘。

  而我,那天要不是为了赶着参加一个团队,去突击附近恶魔游荡的荒原,才不会理会什么火箭手。但就那一刻,我顺着雇佣兵首领的指向,看到有个女孩静静的坐在一块巨石边,抬头望着眼前匆匆来去的勇士和冰箭手们,眼中泛着那种无人理会的伤感,终于垂下了头,一个人轻声抽泣起来。

  我那一刻,不知何处来的见鬼冲动,竟然穿过人群,走到她面前,伸出了手,用难得温和的声音说:

  “我正需要一个雇佣兵,可以么?”

  那女孩急忙拭干了泪,抬起头来,略有哭红的眼中带着热切的期望。

  “我,我是一个火箭手。”女孩小心翼翼的边说着,边试探的望着我的眼。

  “火箭手,是的,我需要你。”我违背着自己的良心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女孩的眼中瞬间透露出无法掩饰的惊喜和笑意,在那略有哭红的眼睛衬托下,别具风情。

  “你,嗯,您好,我的名字是莲娜。”

  莲娜,一个很不错的名字,一点儿也不象个雇佣兵。事实上,她人如其名,也实在不象个雇佣兵。火箭的威力暂且不说,至少我还从来没见过谁的雇佣兵额首边总插着朵野花,而且一路上不断哼唱着歌,还喜爱说笑。这些作为活泼年轻人的本性也无可厚非,但作为一名雇佣兵,那就太特别了。每当她兴高采烈的跑过来问我头上的花儿美不美时,周围的人都会很惊讶的看着我们俩个,那情形是非常尴尬的。

  我不止一次呵斥过她,但似乎每次都在她无所谓的笑容中白白费力。难道是我太过心软,令她无所畏惧?反正我决定要狠下心来,让她明白自己的立场。

  “够了,雇佣兵!”

  “叫我莲娜就好。”

  “不是那个意思,”面对她时,我总拙于言辞,“你必须收敛一点儿,像其他雇佣兵那样。”

  “哦?那样吊着脸,死气沉沉,岂不是和僵尸一样了。”她嬉笑着应答,和我一本正经的表情一点儿也不相称。

  “听着,你不过是个雇佣兵而已,一个没人要的火箭手!”我只得声嘶力竭的大喊。

  “你不是喜欢火么?”她似乎感到了我的气愤,轻轻地问我。

  “鬼才会喜欢火!”我并不是真心想伤她心,但这样对我们的立场会有好处,所以我更进一步大喊,“要不是冰箭手都被雇佣光了,我才不会理你这个没人要的廉价火箭手!”

 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笑着回答,而是默默的看着我,眼中充满委屈意味的泪水在眼眶中不停的滚动着。我心中感到不安,但狠心强忍住了为我过分言语道歉的念头,毕竟我是雇主,没理由向一个花钱雇来的佣兵道歉。

  她忽然背过身去,伫立了半晌,终于伸手摘下了额首边的野花,喃喃地说:“我原以为你会喜欢。”当她转过身来,我分辨不出她是否哭过。

  我的言语达到了预期效果,心中反而有些莫名失落。唉,不过这样很好,尽力不去想她是否哭过吧。

  一路上,我们两个就这样沉默着,就像一般的雇主和雇佣兵那样,机械的在旷野上屠魔。她不再会象每次那样,射杀一个魔兽后,笑着跳着握我的手,而是冷冷的捡起魔兽身上掉落的装备交给我,抗议似的一语不发。

  没办法,要命的丫头。

  当我们再一次配合,用火箭和巨斧撂倒一个魔兽时,从那兽的身上掉落下来一只破布帽子。当她照惯例把破布帽子冷冷的递给我时,我想起她还没有头上的防护装备,也冷冷的对她说:

  “戴上它。”

  “不戴,”她在静默半晌后,终于十分勉强的说,“……也太难看了。”

  “难看?”天哪,我真哭笑不得,那是防护装备啊,危及时会救人一命的。我再一次冷冷的命令她,“注意你的立场,雇佣兵,戴上它!”

  “那么难看的破布帽子,”她坚决的摇头,带着一丝脾气,“不戴,不戴,就是不戴!”

  “你非戴不可!”我高声厉喝着,并且用凶巴巴的骇人眼神瞪着她。

  她再一次无言,皱着眉头,嘟起嘴,十分不情愿的把那破布帽子戴在了那原本装饰着野花的头上。

  我确实得承认,那帽子太古怪了,尤其是佩在一个女孩头上,实在令人忍俊不禁。看着她戴上帽子后愁眉苦脸的模样,更透出古怪、引人发笑。而我强忍住的笑意,终于在她转过身去的一刹那,变成了哈哈大笑。

  哇的一声,她哭了出来。仿佛被我压抑已久的情绪瞬间释放。她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,泪水从手间不断流下。

  那一刻,看着哭泣的她,我心头漾起的罪恶感,却莫名其妙的化成了更大的笑声,我简直无法自抑,直到笑的前仰后合,抱着笑痛的肚子,眼角都流出泪来。她的哭声也经久不息,在我的笑声中,哭得越来越伤心,直到蹲在地上,不住的用手臂抹着眼泪。

  就这样,整个荒原仿佛都在我的肆意大笑和她的哭泣声中静默着,静默着。

  过了许久,我突然扳起她的双肩,笑着凝视着她红肿的眼,那抽泣的脸,还有一滴泪水留在上面——完美如画。

  “真的很美。”我轻轻摘掉那顶破布帽子,倾心赞美着她。

  她的眼带着些许疑惑,更多却是羞赧,胸口依然由于抽泣而起伏着。我俯下身,深吻着她,仿佛要透过她的唇吻到她的灵魂,那火热且合着微咸泪水的感觉令我如痴如狂。她也最后放弃了轻微的挣扎,如小鸟依人般,溶化在我的怀抱中(此处省略进一步场景描写2000字,请观者意会:P)…………

  次日,她灿烂的笑容又回到脸上。我带着她跑遍了所有商家,在她喜悦的笑声中,选购了一身金色的装备。她穿着新的金色装备,象个小女孩般跳着笑着,围着我转来转去。

  “要是再有个金色护身符就好了。”

  “不用了,反正也没作用的。”她将双手背在身后,摇了摇头。

  但我记得她刚才在那个商人那里注目了那个金色的护身符许久,虽然很贵,但我想不久就可以赚到那个数目,那时再给她个惊喜吧。   “我要永远记住这个日子,”她将双手捧在胸前,许愿般的说,“我们成为情人的纪念日,只属于我和你,两个人的节日!”

  “好的,我们的情人节。”我随和她的兴趣。

  “情人节?”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,“我喜欢这个名字,就叫情人节好了。”

  那天以后,我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位令众人侧目的金色女神。我们两个心心相印,合作得亲密无间,成为最强的搭档。在一次对魔军团作战中,我们被聘为先锋团战士。正义的先锋,这是一个游侠的最高荣誉。我兴高采烈的将我的巨斧磨了又磨,热切期待着这一天,而她也愿意伴随着我出生入死。   大举进攻的时候到了。先锋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,直接攻入魔军团本阵。绚丽耀目的魔法从耳边呼啸而过,不断轰在前方的魔兽中;在我的身畔,最杰出的战士们并肩奋战,用刀斧斩开血路。而她,不断的用爆裂的火箭掩护着我和战友。

  魔军团瞬间溃散,大举撤退,先锋团全面追击。

  忽然间,巨大的冰凌魔法在我们中间炸开,令不少战士受了伤。最初,我们还以为是哪个法师不小心造成的。可是,不断的冰凌接踵而至,熔岩、电球、致命的毒气团不断的坠落在我们的队伍中,造成巨大伤亡——这些绝非人类法师的魔法。在魔法稍停之后,四面忽现的大群魔兽张牙舞爪的蜂拥而至,使我们认识到已陷入了魔鬼的圈套。   接下来的战斗极为惨烈。魔兽从四面而至,而位于队伍后面的无遮拦的法师们成为了首批牺牲者。在失去了魔法的掩护后,肉搏战士们只能集中力量,冲开包围,拼死逃生。然而,残存的战士们不断的被淹没在魔兽强攻的狂潮中。

  我和她,还有几个战士终于勉强冲开了一个豁口。正当要离开时,一个冰凌降落在我们当中,将我和她分离在爆裂冰凌的两端,两边的魔兽迅速围上了缺口。

  我大喊着要冲入重围救她出来,却被战友们死死抱住,强拖出了战场。我眼看着她陷落,眼看着她绝别的眼神,心如刀绞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   醒来时,我的身上缠满了绷带——不知何时受的伤,我顾不得浑身的伤痛,起身追问周围每个牧师关于她的情况,他们只是摇头。

  遏制不住的念头,使我冒着倾盆大雨一个人重返那日的战场。断裂的刀兵还散落在地上,尸体和血污染遍大地。我寻找她的踪影,一无所获。忽然,雨雾中我看到不远处耸立着几个捆绑着尸首的木桩闪过一丝金光。我跌跌撞撞跑过去,闪电照亮那绑在木桩上的人——穿着金色却几乎破碎的铠甲。   是她!

  我急忙将她抱下来,她却无生机的躺在我的怀里,冰冷的躺着。

  在遍野电闪雷鸣的倾盆大雨中,我紧紧怀抱着她痛哭,任凭泪水夺眶而出,被雨水肆意冲刷。仿佛整个荒原都在痛苦中尖声悲鸣!

  我已不记得如何埋葬的她,只是长久的守候着,无法离去。

  时光荏苒,转眼一年已经过去,又到了那个我们成为情人的纪念日,但这次只有我一个人。我又来到那商人处,用攒下的金币买下了那个金色护身符。我把它放在手中,端详了许久。当我抬起头时,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她,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巨石边,注视着来往的人群。   “莲娜!”我高叫着走过去,却被一个人拦住。

  “嗨,游侠,冷静点儿,她已经不是莲娜!”拦住我的是雇佣兵首领,他扶着我的肩膀说:“听着,莲娜已经死了,那个只是魔法召唤回来的雇佣兵!即使是莲娜的灵魂,那她也会将从前全部忘掉,不会记得你。忘记莲娜吧,已经一年了,朋友。”

  “那我还要雇她。”我扒开了雇佣兵首领的手,走向女孩。

  这怎么不是她?莲娜活生生的就在我面前啊!我满心激动的再一次伸出了手,轻呼她的名字。

  但她却用疑问的目光,如此陌生的看着我。我想起刚才雇佣兵首领的话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。   “不记得了,莲娜,是我。”

  “你,嗯,您好,我的名字是菲雅。”

  或许真如雇佣兵首领所说,她真的不是莲娜。但她的笑声,她的顽皮却一如往昔。我如此近的坐在她身边,却感到异乎寻常的陌生。

  她看见我手中的金色护身符,兴高采烈的取过去赏玩。

  “送给女友的?”

  “是送给莲娜的,”我带着一丝伤感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去年的今天,是我和她成为情人的日子,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节日,她说她要永远记得的。”顿了半晌,我透着无限深情喃喃自语:“我和她的情人节。”   女孩浑身一震,不由得那金色护身符从手中坠落。

  不过游侠并没有注意到,只是俯下身去捡起那金色的护身符。但他尚未起身,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喜欢火么?”

  游侠愣住了。在他眼前,腾起一个小小的火球,在空中猝然爆裂开来,吓了他一跳。游侠一下子跳了起来,但觉得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不停翻转,他连忙紧紧抓住女孩的双肩,用几乎颤抖的声音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女孩调皮的笑着:“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金色的护身符,谢谢你能送给我。可是我把原来那套装备弄丢啦,真不好意思。”

 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   “另外,也要感谢你还记得我们的日子。”她踮起脚尖,轻轻的吻了我,附在我耳边小声耳语:

  “情人节快乐。”

原作者:不详
来 源:Sina
共有744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

告诉好友

  • 上篇文章:我的暗黑之路
  • 下篇文章:Lord De Evil的D2总结陈词
  • □- 本周热门文章 □- 相关文章
    1.D2X毁灭之王1.10 RuneWo...[63323]
    2.暗黑中韩对照表[18124]
    ▲▲莫非斯托的日记(连载)▲▲
    【转贴】暗黑装备文化谈——碎脑雷锤,雷神腰带
    【转贴】暗黑装备文化谈——毕格因的软帽
    致菀仪
    格瑞斯华尔德的传奇
    Sina LR 周刊 下载列表
    情人节快乐

   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夹 返回页首 关闭窗口

    经典网络GAME的中心

    parkdown.cn
    魔兽工具下载

    点击申请

    点击申请

    点击申请

    点击申请

    本站LOGO

     

    | 广告服务 | 联系方式 | 版权申明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3  D2CN.com
    陕ICP备05006600号